maple是四月的猎人

好孩子加油

【酒茨红】从前有座大妖山

1.抽风之作,私设如山
2.低龄文笔,诸君见笑
3.blbg乱炖,黑三角预警
4.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5.暗戳戳地加点晴博,狗雪
6.啊油ready?
————————————
一.
从前有座大妖山,大妖山山顶住着个大妖王。
大妖王不叫大妖王,他有个牛逼哄哄的名字叫酒吞童子。大妖山上的小妖们都说,无论是人界还是妖界,只要提起酒吞童子的名字,没一个人、一个妖敢说自己不害怕的。打个比方吧,如果你和人在学堂门口打架,八九个回合下来你被揍得鼻青脸肿,这时候只要和对方说你是酒吞童子的随从的弟弟的媳妇曾经吃过的一个人的姐姐的邻居,那方才还威风凛凛说要打死你的小痞子立马撒丫子就跑。你问为啥?嘿!这可是酒吞童子的随从的弟弟的媳妇曾经吃过的一个人的姐姐的邻居啊!!!
酒吞童子最喜欢的东西就是酒,或许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个“酒”字吧。优哉游哉的大妖王把每天里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杀人放火收保护费以外的时间都用来喝酒。那时他还称不上“酒吞”,或许只是个“酒饮”,而且大妖山的小妖们都说,酒吞饮出了新境界。传闻若是有人带着一坛不封口的酒从大妖山山脚走过,站在山顶的大妖王就能通过顺风飘向山顶的酒味辨识出这酒产自何地何时。
传言传着传着,就传到了当事者耳朵里。酒吞童子端起酒杯轻蔑一笑:“瞎jb扯淡。”
他不好意思和人说其实他连酒里掺没掺水都唱不出来,他只是沉迷于烈酒入喉那一瞬全身神经的绷紧与饮酒之后中枢神经的麻痹给自己带来的短暂快意。然而为了对得起自己名号里那个“酒”字,他只得强装陶醉地在众小妖期待的目光下打开封口的泥坛,接着趴在坛口来一个长达5s的深呼吸,拍着大腿一通感慨:“好酒好酒!果然好酒!”
不过,后来有件事真的使他变成了“酒吞”。
当然,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二.
1.
从前有座大妖山,大妖山山脚有片红枫林,红枫林里住着个女鬼。
女鬼不叫女鬼,女鬼有个很美的名字:红叶。
红叶,红叶。女鬼很喜欢这两个字的发音。特别是当着两个字从那个意气风发,折扇掩面的阴阳师口中吐出的时候。女鬼觉得,就在他启唇的那一瞬,漫山遍野的红叶都开始随风起舞,将秋日湛蓝的天空染成醉人的赤红。
女鬼名字很美,人也很美。但是她的欣赏水准实在不怎么高。谁也不能想明白那个腿长胸大个子高坐拥上百公顷优质木材林的白富美会爱上一个妆容奇特衣着怪诞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非洲杀马特气息的大龄中二青年。
何况,白富美真的把她所有的真心都托付给了这个杀马特。她愿意为她的爱人做任何事,甚至是……吃人肉。
她为了他一刻不停地吞食着掉入枫林陷阱的妖与人。腥膻,腐臭,惨叫,流淌成狰狞形状的血迹。红叶常常是一边流着泪一边大口大口吞咽着人与妖的生肉,可是当她一想到心心念念的爱人与她再一次重逢时,见到比上一次见面时美上上百倍,上千倍的她时,该是如何的欢喜,痴心的女鬼便又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继续咀嚼着难以下咽的生肉。
“我的绝美之貌,倾城之姿,都是晴明大人赐予我的~~”
他是她活下去的理由。
是她冰冷的枫林地狱里唯一一束温暖的阳光。
2.
与此同时,大妖山的大妖王坐不住了。
最近,经过他大妖山的妖与人越来越少,收不着买路财的他失去了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拮据,他派下去打探情况的小妖也接连失踪。气急败坏的妖王在吃了第28顿馒头咸菜后气急败坏地把碗一摔,下山去了。
然而他并不是想去看看他的财路究竟被谁阻断了,妖王大人只是馋肉了,决定下山打个野鸡野兔啥的改善改善伙食。
但是,约摸三百年不下山的死宅男大妖王迷路了,他左转右转,走进了一片绯如烟霞的红枫林。
酒吞童子像是着了魔,一走进枫林的那一瞬就觉得头昏脑涨地,迷糊间听见枫林深处传出一阵阵女人的笑声,清脆悦耳,意外地勾人。
笑声就像一名看不见的引路人,牵着酒吞童子的手不停地向前走。酒吞停不下来,或许他也不想停下来。而那看不见的引路人也愈发加快了速度,而不远处,绝美的女鬼正倚靠在一棵巨大的枫树上恭候着她的“客人”。
肤如凝脂,黑发如瀑的女鬼慵懒地靠在粗糙的树干上,时而飘落到女鬼裙上的枫叶被傍晚的微风轻轻吹去,一同吹起的,还有女鬼的袖管与衣摆。女鬼猩红的指甲缓缓执起地上的酒樽,头上的珠翠步摇随着女子的动作轻轻晃动敲击发出好听的声音。酒吞童子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场景。身后十里枫林,绯烟袅袅,头顶暮云四合,残阳如血,眼前佳人巧笑倩兮,顾盼生辉,枫叶的沙沙声与女子动人的笑声在耳畔环绕,久久不散。
酒吞童子看呆了眼,全然不知危险已经来临。
妩媚的女鬼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酒吞童子的面前,“吾名红叶,是绝美的女鬼。”
红叶。酒吞童子暗戳戳地想,这是个很美的名字。
女鬼伸出长长的指甲轻轻抚过酒吞童子的脸颊,发出一声低笑:“若是吃了这样的妖怪,吾的美貌定会增上一百倍。”
马上要沦为盘中餐的酒吞童子此刻还是懵的,直到身侧千百片红叶随风乍起如飞舞的利刃一样朝他袭来时,他才恍过神来。
他有些吃惊,但并不生气。从身体中散发出的紫色妖气瞬间在他周身张开了结界,从结界中散开的气刃将飞起的枫叶全部击落在地。
红叶有些慌,这是她第一次失败,她有些怕自己吃不成这妖怪反而会被这大妖怪吃掉,就再也见不到自己日夜思念着的那位大人了。
酒吞童子却无半点怒意,他对眼前这个小小的女鬼越来越感兴趣。他一步步向红叶逼近,被巨大气场所震慑的鬼女只得一步步向后退着,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酒吞。
“你要杀死本大爷?”酒吞童子低声询问,声音里带着些无法抗拒的威严。
红叶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你这女鬼,不知道本大爷是谁吗?”酒吞玩味地看着红叶猩红的眼睛,红叶后退一步,撩了下如瀑的黑发,“我管你是谁?进了我林子的人,都一样。”
“你干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酒吞看着不远处散落的人骨与自己脚下凝固的紫色血块,“你这林子虽没,气味却不大好。”
“哼。”红叶傲娇地转了个身,“你这粗鲁的妖怪知道什么?那位大人告诉我,只要将一切吞食干净,一个不剩,我就能变得越来越美,他呢,就会越来越喜欢我……”
“那位大人?”酒吞童子皱了皱眉,“哪位?”
“就是平安京赫赫有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大人啊~”红叶的脸颊浮现一抹红晕,“他的声音是那么温柔与甜蜜,他的容颜是那么地俊朗……”红叶伸出双臂环绕自己,“就连只是像这样提起他的名字,我的身体都会变得炽热起来呢……”
酒吞童子没来由一股怒气,他冲上去抓住红叶的手腕,“鬼与人怎么可能在一起呢?”
“我不许你这么说!”红叶气恼地甩开他的手,“我的一切都是晴明大人赐予我的,我活到现在,可都是为了他啊……”
酒吞有些心疼这个弱小的鬼女,妄图抓住虚无的光明,却又一次次将自己拉入无边的黑暗。
“我的一切都是属于晴明大人的哦,谁也不能碰。”红叶掩面一笑,“晴明大人不知道比你这样粗鲁的家伙抢到哪里去了呢~”
千百年来受人敬仰的大妖王自尊心受到了最强烈的打击,女鬼转身消失在了枫林的深处。夕阳西下,天色陡然变暗。而比天色还黑的,是酒吞童子阴鸷的脸。
3.
酒吞童子不怎么在山上待了。
大妖山的小妖们都说,他们的大王恋爱了。
他经常天不亮就出门,太阳下山才回来。他每天都走遍很多地方,劫了无数妖怪,客商,然后收拾起成捆的百年狐妖皮制成的裘衣,成盒的深海里最亮的明珠与最坚硬的玳瑁镶嵌的钗子,一串串比明星还亮的红宝石串成的项链,都被他一一送到她的房舍。她都不出来看她一眼,只派她的侍女冷冰冰地出来回话,“东西留下,人可以走了。”
酒吞童子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
他真的开始吞酒。
从当初一杯一杯地喝,到后来一碗w一碗地喝,再到最后成坛的灌,他的颓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持续下去。
手下的小妖们都无可奈何,几位“直言敢谏”的都被他扔进了山脚的红枫林。
不过还是有人不怕红枫林的。
比如他的“挚友”。
三.
从前有座大妖山,大妖山山腰住着个大妖怪茨木童子。
当年,茨木童子最喜欢的事,是和酒吞童子一起喝酒。
茨木童子对酒不太灵通,但他觉着酒吞童子拍着大腿感慨“好酒好酒”的酒,都是好酒。
茨木童子将酒吞童子称呼为“挚友”,不过目前情况来看,也只是他单方面一厢情愿而已。就如山脚下那个女鬼说晴明是她的爱人,但安倍晴明都未必认得她呢。
茨木童子第二喜欢的事,是和酒吞童子约架。他总是会在任何酒吞童子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冒出,然后高喊一声:“挚友!我们来比试一番吧!”
酒吞童子虎躯一震:“不比!滚!”然后甩了甩被淋湿的手,提了提裤子,扬长而去。
茨木童子就一直站立在原地紧盯着酒吞高大英俊威武雄壮的背影点头微笑:“不愧是挚友!连拒绝人都这么干净利落!”
茨木童子第三喜欢的事,是向人讲述酒吞童子的光辉事迹以及将词典里所有的褒义词都挂在酒吞童子的头上。
“酒吞童子不仅实力强大得可怕,而且头脑超乎常人的冷静。他本身就是强大的代名词!”
“酒吞童子是站在妖界顶峰的男人!是一片混沌中指引妖族前进方向的灯塔!”
若是哪个倒霉的小妖被他逮住了,他会和对方说上三天三夜的酒吞童子。大妖山的妖怪没有一个不烦他的。
但,山上的所有妖怪都知道,茨木童子的夸赞与崇敬都句句出自真心。曾经无数小妖在酒吞座下溜须拍马妄图沾光得彩,而看妖王一落千丈后便都作鸟兽群散。只有他还坚守着他的挚友在他心目中高尚的地位,即便他无所作为消沉颓废,他仍旧寸步不离不变初心。
四.
从前有座大妖山,离大妖山百二十里有座繁华的京都城,城里住着个大阴阳师,叫安倍晴明。
晴明大师最近有点方。先是一个有抖M嫌疑大妖怪找到他莫名其妙地非要和他打一架,接着是一个浑身酒气的红发男子指着他鼻子一顿臭骂,后来又是一个有着异食癖的女鬼一看见他就投怀送抱,接着又在枫树林里他直接目睹并间接参与了一场丧心病狂的多角恋。
“晴明大人,我有好好听你的话哦…”
“看见了吧晴明,这就是你做的好事。”
“我要绞断这个女人的脖子!”
“你们休想动她一根汗毛!”
“我不准你侮辱晴明!”
“要打她得先过我这一关!”
“挚友你终于同意与我一战了吗?”
“少tm自作多情!!!”
“你这个臭酒鬼!我最讨厌你了!”
晴明有点懵。
但他仍旧是一直老狐狸,暂时性的懵逼不能掩盖他狡猾的本性。于是这只狐狸冒死跑遍了大妖山,决定借着这个丧心病狂的多角恋来联合两位大妖与大妖山的势力来对抗黑晴明。
茨木童子比较好糊弄,只要一提到关于他挚友的事他本来就不发达的头脑会变得更加简单。
比如说:
晴明:“你是不是很想让你的基…哦不,挚友,重振雄风?”
茨木:“那是当然!”
晴明:“你觉得是谁让你的挚友堕落至此种境地?”
茨木:“当然是红叶那个该死的女人!”
晴明:“是啊,你的挚友那么优秀,红叶却偏偏不爱他,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茨木:“当然是因为你——!”
博雅:“胡扯!”
晴明:“如果不是黑晴明诱骗红叶吃人,还谎称他会更爱他的话,你觉得红叶会变成那样吗?如果红叶没有被蛊惑的话,凭你挚友的能力她会不喜欢你的挚友吗?如果她喜欢上你的挚友,那酒吞童子大人会颓废吗?”
茨木:“……(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
酒吞:“红叶去,我就去。”
这不是废话吗?晴明都去了,红叶怎么会不去?
前往京都的大妖山小分队目前面对着一种非常尴尬的情况。
走在前面的晴明被红叶紧紧挎着胳膊一口一个晴明大人,温柔的声音里满溢着的爱意听得身后的酒吞眼睛都红了;茨木童子一会儿憧憬地盯着酒吞,一会儿阴险地看向红叶,一会儿又用复杂的眼神盯着晴明;晴明被红叶缠得难受,又怕几个人中途反悔不得不接受了这个巨大的手部挂件,脸上的笑容僵硬得可怕;走在最后的源博雅与红叶的侍女盗墓小鬼恶狠狠地看着前排的两人,看源博雅的眼神几乎要刺穿红叶,而看盗墓小鬼的表情她似乎恨不得生吞了晴明。
五.
与黑晴明决战之日很快到来。
红叶正专心致志地站在山头破坏黑晴明的一角结界。她凝聚了多次妖力妄图在牢不可破的结界上打开一个缺口,毕竟这是晴明大人交代给她的任务。她暗暗地想,如果可以圆满完成的话,晴明大人是不是会更爱她一些呢?
她的嘴角微微扬起,太过于专心对付结界的她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危险。一个不知名的巡逻小妖从草丛中爬出,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向她袭来。
不巧的是,红叶腰间的巫蛊娃娃掉在了地上。
本来就畏惧红叶的小妖被吓得一个激灵,手中的长刀掉在岩石上发出声响。被惊扰的红叶循声回头,发现了战战兢兢表情僵硬的小妖。
飞舞的枫叶穿过小妖的胸口,干脆利落,全心全意投入到结界上的红叶并没有过多在意这个小插曲。然而她还是大意了,滚落山下的小妖尸体被无数只小妖发现,他们正在向山头快速行进。
几乎就是在同一时刻。破坏掉了结界的一角以为能暂时松口气的红叶,发现了无数向山顶涌来的小妖。
月光下的妖群面目狰狞可怖,手中的刀剑闪烁着可怖的寒光,有的刀刃上还粘着未凝的血液,一滴一滴掉落在坚硬的岩石上,发出丧钟一般沉重的声音。
红叶暗暗蓄力,几乎是在小妖们扑过来的一瞬,无数片红叶从山脚飞至山顶,在鬼女的操纵下如刀刃一般锋利的叶子穿过无数小妖的胸口,凄厉的惨叫声与金属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没完没了的小妖从山下涌来,无数的枫叶叶也在红叶的操纵下不断飞向山头,但是红叶自己明显能感觉到自己妖力的不断减少,她已消耗了太多的妖力,这样持续下去对自己来说没有好处。
一阵悠扬的笛声从不远处传来,天空中落下无数的黑色羽毛。红叶暗叫不好,对枫叶的操控也一时失了手,一个狡猾的小妖趁机向红叶砍了一刀。
红叶吃痛地捂住伤口,重新运起妖力控制住飞舞的枫叶,半空中的浅发男子冷笑一声:“这就是黑晴明大人要我注意的结界口吗?我当是谁,不过是枫叶林里的小小女鬼罢了。”
“黑晴明”这三个字让红叶有片刻的失神,但她随即又毫不退让地回击:“那个口口声声大义的负心汉不过就是个窝囊废,自己不敢亲自出马只好派手下来……”
红叶话还没说完,一阵狂风就自半空向着山头袭来,气急败坏的大天狗怒视着山头的黑发女鬼:“尔等小鬼岂能出言侮辱黑晴明大人?”
红叶强撑着站起身直视着大天狗,身后无数小妖组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面前的大天狗也抱着至她于死地的决心。就这样了吗?红叶苦笑一声,重新聚起妖力,这就是所谓的垂死挣扎吧?
半空中的大妖大喝一声,无数气流在他的周身旋转,顿时狂风大作,将红叶刚刚聚集起的枫叶结界瞬间吹散。柔弱的女鬼被狂风掼到山头的一块巨石上,背部传来的剧痛让她几乎眩晕过去。
红叶强撑着站直身子,一股腥甜从她的胸口涌到喉咙。她背倚着巨石运起最后一丝妖力,她手中的最后一片枫叶径直向着大天狗的喉咙袭去,而微弱的妖力完全不足以维持完美的最后袭击。大天狗冷笑着用短笛别开了枫叶,“今天似乎是你的死期啊,鬼女红叶。”
又是一阵狂风,红叶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快被狂风的呼啸击碎了。她紧紧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做好了接受死亡的准备。
“休想动这女人一根汗毛!”一个粗犷却熟悉的声音在红叶身前响起,“想要这女人的命,不先问问本大爷我同不同意么?”
从天而降的妖王红发似火,黑眸中闪烁着让人望而生畏的霸气,他的战袍上下布满了血迹,显然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红叶强打起精神骂着眼前的大妖:“你个大笨蛋!耍帅就不会挑个好时间吗?非要在这时候来我面前耍帅!你个大笨蛋……”
红叶的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眶中溢出。笨蛋,真是个笨蛋,这么多年来,她为了一个虚无的谎言无数次伤害了他的心。而这个毫无怨言的妖王一日日沉溺于酒精的浇灌却从未恨过她一分。酒吞童子回头给了她一个拽拽的笑容,“我酒吞童子的女人,可不能轻易落泪哦。”
两只大妖的战斗破坏力着实惊人,狂风遍地,飞沙走石,好多只小妖都被二人的妖风刮下了山顶。酒吞童子不得不一边应对着大天狗的攻击一边保护红叶的安全,渐渐落了下风。
“妖界之王,也不过如此。”
“所谓的大天狗也全然不如传闻中那般强大呢。”
“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白痴,永远无法理解黑晴明大人要编织的新世界!”
“狗屁新世界!带着你的大义下地狱去吧!”
激战正酣,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呼喊:“吾友!”
“茨……茨木?”酒吞童子惊异地看着站在山顶上的独臂巨妖,“你怎么来了?”
“吾前来助你一臂之力。”茨木童子的眼神里满是自豪,“能帮上吾友,是吾毕生的心愿之一。”
“啧。”半空中的大天狗皱了皱眉,“真是没完没了。”
“别害怕啊大天狗,这场战斗是专属于你和本大爷的单挑。”酒吞童子面带笑意地朝着高空大声呼喊,随即又一脸严肃地转向了站在他身侧一脸不可置信的茨木,“我一个人就好,你先带红叶走。”
茨木疑惑地盯着酒吞,“为什么?吾友,若是我们俩联手……”“不。”酒吞童子坚决地摇了摇头,“你受伤了,很重的伤。”
“吾友,你是怕我拖累你……”“闭嘴吧!笨蛋!”酒吞童子呵斥道:“你我一同对抗大天狗固然胜利机会更大,但是即便大天狗失败黑晴明手下的小妖依旧会源源不断地涌来,到时候你,我,还有红叶,一个都活不了!”
“可是你一个人……”茨木担忧地看着酒吞身上的伤口。
“啧,本大爷可是大妖山妖王!”酒吞童子拍了拍茨木的肩头,“你还不相信……你的挚友吗?”
酒吞童子抬起头看向一直冷冷盯着山顶的大天狗,“喂,鸟人!等本大爷一会儿把你打到跪地求饶!”
高大的妖王抱起因为受伤而昏厥已久的鬼女,眼神中溢满了怜惜与温柔,他俯首在红叶的额上烙下一吻,决绝地将她托付给他的挚友。
茨木的眼神里满是痛苦。他不知该说些什么,或者沉默才是现在最好的交流方式。茨木童子搂紧了怀里的红叶,转身消失在了黑暗里。
“来吧,大天狗!”酒吞狂笑着对空中的敌人宣战,“你知道你现在面对的是谁吗?”
“妖界之王!”
“本大爷不光是实力强大得可怕,头脑也比你冷静一千倍!”
“你知道什么叫强大吗?本大爷!就是强大!”
“本大爷可是站在妖界顶峰的男人!是一片混沌中,引领妖族前进方向的灯塔!你个鸟人又算得了什么!?”
大天狗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下的酒吞童子,“来吧,少废话。”
天地失色。
六.
那是神话般的一战,酒吞童子与大天狗同归于尽。大妖王因为体力不支当场死亡,天狗奄奄一息身受重伤。那一夜,由于多名阴阳师与式神,妖怪的鼎力相助,黑晴明的势力被白晴明所领导的团队彻底击溃,而黑晴明的力量并没有消失,他残存的一部分力量为白晴明所接纳,重新归入了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体内。
红叶是大战过后的第三天正午醒的,她睁开眼的时候,茨木童子就坐在她的床边。她喃喃地问道:“他呢?”
对方久久地沉默。
她心知肚明,转过脸看向冰冷的墙壁。她想哭,可却哭不出来。仿佛泪腺已经干涸了一般,再也流淌不出任何东西。
她被安倍晴明带到了结界里进行净化。那么多年她做了太多过分的事。部陷阱,食人肉,身上背负的罪孽足以让她死后堕入18层地狱。她心知肚明。接受了黑晴明部分力量的大阴阳师温柔中更带了几分威严。认认真真为她布施结界时的样子怕是会让从前的自己兴奋到眩晕。而现在的她却莫名其妙地没有感觉到一丝幸福。只是无关爱情的感激,从她的眼眸中流出。
在结界里的那段时间,茨木童子收敛了酒吞童子的尸骨。他说他在山头看见了黑晴明身后那个操纵冰雪的女妖,出人意料的是,那将大天狗的尸体揽在怀里的冰冷女子眼角分明流着滚烫的泪。
她想她们都一样,是感情让红叶不再流泪,也是感情让雪女懂得了流泪。她想无论如何,她们都在不断蜕变,六道众生,每个妖都不过沧海一粟,她们要走的路,远比她们自己想象的要长,而且,远比人类想象的要短。
后来,她从结界里出来的那一天,与茨木童子一起回到了大妖山。他们一起埋葬了酒吞童子,一起埋葬了大妖山的大妖王。
再后来,她与他,经常坐在枫叶林里饮酒。通常是他说着,她听着,一字不落地。他说他的挚友,实力强大得可怕,头脑也超乎常人的冷静,简直就是强大的代名词。
他还说他的挚友,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妖王,在他心目中是永远站在妖界巅峰的男人,是一片混沌中指引妖界前行的明灯。
她掩唇一笑,就是有点傻。他立马不平地替他的挚友辩护:他可不傻!吾友不过是大智若愚!她不回应,只浅浅一笑,继续听着他没完没了地吹嘘,不时饮下一口烈酒。
她的眼前十里枫林,绯烟袅袅,头顶暮云四合,夕日镕金。她看着眼前大片红叶默默地想,待这百顷红枫根枯枝落,自己这一辈子也就过去了。
——————————
ps.
有很多地方是参考了三人的传记与阴阳师原本的剧情。
写了一天,累死老子了。
以及吞啊你基友和你老婆都五星了你咋还不来呢?

评论(1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