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le是四月的猎人

好孩子加油

弦画(一)【花鸟卷X久保(性转)】

作者的唠叨:
一篇脑洞大开的百合文,因为我太喜欢这两只了……私心把久保写成了坚强的女孩子,因为抽风的我觉得百合比较带感。
我觉得这两只都是极其温柔的人儿啊……
另外这两节暂时没有花卷小姐姐的出场,我决定先把久保代入阴阳师的世界观。
——————————————
1.
        初春时节。

        天色晦暗得可怖,几声隆隆的春雷过后,绢丝般的细小雨滴便绵绵不绝地坠至人间。夹道的桃花在雨滴的浸润下更加妖冶可人,不远处刚开始见花的油菜田在春雨的渲染下透出朦朦胧胧的轮廓,让久保有些眼花。

        这是她离家在外的第5年。

        5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雨天,她的外祖父在睡梦中离开了她。

         那是她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亲人。

         她想她应该恨外祖父,他与他的两个小女儿一起残害了她的父母,摧毁了她赖以生存的小镇,甚至在她的婴儿时期就夺走了她的一只眼睛。可是她却恨不起来,她告诉自己说那个邪恶的魔鬼是月神,不是外祖父,那个冰冷的神仙没有与那个慈祥的老人一样的温柔眼神。那时的生活与她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一样温暖而美好,只是她再不在小镇上讲半藏与月神的旷世决战。

         外祖父还在时,有个过路的大阴阳师赠送给了她一把造型奇怪的三味线。阴阳师说琴身里住着一个妖怪,只要能运用好琴里所蕴藏的力量她就能成为一名比他还厉害十倍的阴阳师。她跟着他学观星测运,画符念咒,想着等自己成为一名伟大的阴阳师就让镇里的人们过上更好的日子。她盘算着要把那位善良的老奶奶接到自己家里奉养,要给镇里每一位小女孩都买一件平安京里最美的和服,那些困难的日子里是这些淳朴善良的人们携手助她渡过了难关,也是这些人也对间接造成城镇毁坏的她毫无怨言反而相信她支持她一同击败了月神。她想起那位阴阳师为她占卜时说过的预言,他说她的命并不好,但命里总是有贵人相助。

         离开的那天,连下了十几日的大雨刚刚停下。阳光灿烂而耀眼,刺痛了她脆弱的瞳孔。她背着父亲的“永不断裂之刀”与那把奇特的三味线,以及全镇人的希望与祝福。
原本的三味线在外祖父去后不久便坏掉了,她用了各种方法妄图修好它却仍旧无济于事。她拆下了两根琴弦——父亲的弓弦与母亲的发,重新系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然后将只留有自己发结的三味线,供奉在了三位亲人的坟前。

        她觉得他们几个又重逢了,以另一种方式。

2.

         几个月前,她在山崖封印一个凶恶的虎妖,她虽然胜利但却受了重伤昏迷过去。醒来时发现身旁围着一只小鹿和三只老鼠,干燥的山洞里充斥着草药的苦涩。她想那位阴阳师说得果然不错,她的命里总是有贵人相助。小鹿脾气暴躁但坚忍而独立,老鼠们每天叽叽喳喳地烦人但却莫名的可爱。她打心眼底地喜欢它们,但是这几个妖怪却不太领情。它们和她一样都想变得更加强大,但一个是为了更好地活下去而另外三个是为了成为所谓的大人物。或许就是这一门心思让它们变得固执。何况,它们似乎都不太喜欢人类,在它们救了她的命已经破例了。

         但他们还是一起走了。孤独的小鹿缺少陪伴,而毛躁的耗子们又缺乏稳重。她在休养时给他们折纸,折大大小小的鹿与鼬(她想或许自己就是那时候得到了几个妖怪的好感)。三只老鼠开心得不得了,每天在纸堆里大喊大叫,她却一点不觉得烦。

      “一太郎,二太郎,你们快看,这个多像父亲大人啊!”

      “父亲哪有这么胖啊!分明更像大伯一点!”

         她情不自禁地笑,不远处的小鹿把玩着她的折纸似乎在想些什么,她看不太透。

        有时在路上她也会为他们演奏几曲,她的曲子里有巍峨的高山,潺潺的流水,也有凄冷的月光,灼灼的桃华。有着自千亩金黄里迎风吹来的稻香,也有着万丈惊涛骇浪的澎湃与激情。演奏的时候,他们都不说话,就连三只耗子都安分地闭了嘴。

         不过她知道,她还没取得他们的完全信任,比如现在,身上披着紫色斗篷的小鹿愤怒地回头看向她,因为她不安分的脚一边走路还一边撩起地面水坑里小小的水花,沾湿了他的后蹄。

         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三只耗子从小鹿背上盖着的斗篷下伸出小脑袋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我……错了,再……不敢了……”

         小鹿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不理她。

         她举着唐红纸伞安分地走在它们的身后,一步都不敢多迈。

         她可不想尝尝鹿角冲撞的滋味。

tbc.

————————————
ps.
久保的三味线设定为御魂里的“三味”,妖怪就是红白相间的那一只烟状物。
私心带了鼬鹿玩儿,我喜欢这对儿cp的亲情走向,拒绝污~#(滑稽)

评论(7)

热度(5)